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高考 > 在英中国留学生自述舍友确诊后隔离生活:心态渐平和

在英中国留学生自述舍友确诊后隔离生活:心态渐平和

2020-10-20 来源:新浪网  浏览:    关键词:

今年到英国留学安不安全?网课是否会让教学质量下降?留学体验是否会打折扣?每一个问题都让不少有意到英国留学的学生和家长担心和纠结。为此,记者采访了今年9月入学的威斯敏斯特大学多媒体新闻专业研究生小张。

来自河南的她,9月15日凌晨从家乡飞到上海,又从上海转机苏黎世到达伦敦。10月7日,和她住同一楼层的舍友被检测出新冠肺炎呈阳性。刚结束落地隔离不久的小张,也只能再次进入了为期两周的隔离。

短短一个月里,小张就历经了辗转出国、落地隔离、线上线下学习、再次隔离这一过程。在得知舍友确诊之后,她的心情也经历了起伏,从一开始因为自己刚出了隔离,又得再次进入隔离而觉得“很生气”,到后来在舍友的互爱互助下,心态逐渐变得“平和”。她说,现在反而和舍友的感情“更牢固”了。

“英国疫情的真实情况没有数字那么可怕。”小张向《华闻周刊》讲述了她的感受,并用亲身经历对上述问题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线上课程对教学质量影响不大,但有遗憾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没有纠结要不要来英国留学。”作为国内新闻系本科应届生的小张向《华闻周刊》坦言,“因为疫情,我也不准备在国内找工作。如果我今年不来,那这一年就白白浪费了。”

尽管当时小张入境前,英国的第二波疫情还没有像现在这么严重,但也已经出现了暴发的势头,小张也笑称自己是“头铁党”。她还制作了一个小视频,记录下了自己从国内辗转到英国的特殊旅程。

到了学校后,小张就开始上课了。“我们的课程是线上和线下结合,一周里,线上三天,线下两天。”

线下教学的时候,学校为了控制教室里学生的数量,规定一个教室上课的学生不能超过10个(后来规定更严格,缩小到一个教室不能超过6个学生)。“我们班本来有30多个学生,到校的大概20个,还被分成了两个班,老师上两轮,早上一个班上课,下午一个班上课。老师上课时还要做直播,让没到校的同学也能跟着我们上课。”

小张和同学在进教室后,要用酒精湿巾擦桌子和擦手,学生要间隔两台电脑,才能坐一个人。在课上,老师和同学全程都要戴口罩。

即便是线上课,小张也觉得“氛围挺好的”。“每节课都有录播,听到不明白的地方就看录播的回放,比之前还方便。而且老师还一直问我们有没有问题。如果我们有问题也可以使用网课软件的提问功能。”小张所学的专业作业比较多,她觉得上网课的好处是“省去了每天来回跑的时间”。

但小张告诉记者,疫情还是对留学体验有一定的影响,尤其是像他们这样有一定实践性的专业。“像我们的电视新闻课,本来要去演播厅的,但现在只能在网上找新闻。还有很多特别好的设备,就暂时不能使用了。之前学校的课程有参观BBC、Sky News以及参加市长听证会的旁听,今年也都去不了了,有些遗憾。不过对于这些问题,我来之前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虽然线上的课程让同学们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少了,但是并没有影响同学们之间的沟通。小张表示,他们还有小组作业,需要和其他同学一起完成,同学们线下在一起讨论作业的时间并没有减少。

老师对于学生的状况也很关心,隔离前,小张在课上见到了此前只在网上联系过的个人导师。

戴着口罩的导师刻意离他们很远,还提醒她和其他几个中国学生相互“离太近了”,“我们可能太熟了,都没有注意这一点。”

小张那一层宿舍有10个人,每人一个房间,每5个人共用一个厨房。一层楼只有她一个中国留学生。刚开始,小张有些害羞和拘谨,但舍友们的热情和友好让初来乍到的小张,打消了顾虑,也减轻了远离家人的孤独感。

有一次,小张在厨房里做饭,一个舍友过来和她打招呼,问她最近怎么样。小张纳闷,是不是自己用厨房太久了,舍友用一种比较委婉的方式来“催”她。

她把东西收拾了一下,回到房间,赶紧给舍友发了一个信息,表示自己已经用完了厨房,对方可以过来用了。

但让她惊讶的是,这位舍友回复道,她就是来和小张打招呼的,并没有打算用厨房。小张这才明白,原来舍友已经把她当自己人了。

于是,她也学会了这招。以后路过厨房,有事没事就和其他舍友打招呼,问问对方最近过得好不好,作业多不多。

还有一次,小张刚到英国才四五天,就独自步行去离学校不远的小镇超市买东西。半路上,她遇到了其中一个舍友,这位舍友就和她一边聊天,一起走到镇上。

到了那里,舍友还把她介绍给一个波兰朋友,她的波兰朋友隔着口罩就直接给了她一个贴面礼,这让小张“受宠若惊”。

后来,这位波兰朋友来找小张的舍友,还专门来敲小张的房门,和她打招呼。

隔离后,舍友的感情反而“更牢固”

前两周,小张的一位舍友在得知自己接触了阳性感染者的情况下,为了保险起见进行了新冠肺炎检测。

两天之后,舍友拿到了结果,是阳性。这位舍友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和她住在同一楼层的舍友们,包括小张。

这一消息就犹如一枚重磅炸弹,立即就搅乱了原本平静的宿舍生活。

小张说,她当时第一反应是“很生气”。其实这位舍友和小张不共用一个厨房,而且也和小张没见过几次面,小张觉得应该不会传染给她。但想到自己才刚结束14天的入境隔离,小张本来盼着周末能出去的,这下又泡汤了。

在这位阳性患者舍友的提醒下,小张和其他舍友也都去进行了新冠肺炎检测,并且在48小时内拿到了结果,都是阴性,这让小张如释重负。

根据英国的防疫规定,新冠肺炎检测呈阳性感染者的隔离期从进行新冠肺炎检测当天开始算起,需要自我隔离10天,而新冠肺炎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则需要隔离14天。

因为隔离时间的不同,还让其中一位舍友和那位新冠肺炎检测呈阳性的舍友闹了一些不愉快。但很快,因为疫情的出现,大家表现出了空前的团结、互助以及相互理解,反而让舍友们之间的感情“更牢固”了。

隔离期间,小张和舍友们都不能随意出房门,出了房门也都要戴口罩,而且厨房是不能同时有两个人使用的。“学校会把快递送到我们这一层,舍友会主动把拿到的快递放到我们房间门口。”

不能出门,也不能和人交流,小张和舍友们只能在群里聊天。“有一次,隔离生活实在让我们觉得太无聊了,我们就全副武装、戴着口罩,坐在各自的房门口聊天。”

“对于那位检测呈阳性的舍友,在一般人的刻板印象中,可能会觉得很严重,但其实她是无症状感染的。加上我的检测也是阴性的,经过了两天的紧张和焦虑之后,我的心态也慢慢放平和了。”

除了保护好自己,做好公共区域的消毒之外,学校还给隔离的学生们送必需品,比如一些食品、消毒用品和厨房用品。学校还提供免费的洗衣服务,隔离的学生如果有需要洗的衣服,学校会派人上门来取,衣服洗干净之后再叠好送过来。

学校还派人每天专门打电话给每一位隔离的学生,询问他们当天的情况如何,需要什么物品。

在小张需要隔离后,她还给老师发邮件请假。老师让她不要担心,还给她做了心理疏导,嘱咐她一定要去做新冠肺炎检测,并把检测的网址发给她。老师和同学的关心让小张心里暖暖的。

小张还发现,在第二波疫情暴发之后,英国民众的自我保护意识有所提高。刚到英国时,小张坐地铁外出,她注意到一些人可能觉得在地铁里戴口罩很闷,就会把口罩摘下来。

但在隔离前她出门就发现,这些人即便偶尔摘下口罩,看到有人迎面走过来,就会主动再把口罩戴上。

虽然小张刚到英国留学就遇到了这样的“小意外”,但小张告诉《华闻周刊》,无论是她自己,还是她接触到的任何一个中国留学生,没有一个人为这时候去留学而后悔的。

小张认为,对于要不要到英国留学,自己要想清楚利弊。“如果有些人对课程的体验感要求很高,也可以延迟一年上学。如果留在国内,但又没想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也会很挣扎。”

“如果你和我们一样,觉得这一年很珍贵,也可以忍受这一年的孤独(上网课时间相对较多,需要自己一个人在宿舍上课),也不要那么害怕。我们来了之后,每天一起学习,一起做饭,还可以按时健身,有时周末约着玩一玩,我们的生活挺规律的。”小张还说,“提高自己的身体免疫力、做好防护的同时,做好心理准备再来,这比什么都强。”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